十年來,對父親的懷念像一顆倔強的種子,扎根在李木匠的心裡。這個3月回鄉,是為清明將近,李木匠想去祭掃父親的墓。
  他突然看到,鎮上刷了宣傳標語,寫著“私藏槍支是違法的”。李木匠心頭一動,父親的那把獵槍,是不是也該上交啊?
  4年來,那把獵槍正陪著父親長眠。
  李木匠的老家在杭州建德三都鎮,家邊就是綿綿茫茫的青山。少時,當過兵的父親總在家門前擦拭他那支寶貝獵槍,然後笑著對兒子說,等著,爸爸回來就有野味吃了。
  那時,還是孩子的李木匠喜歡搬把椅子,支著小腦袋出神地看,父親背上槍向青山深處走去,他就在門口等。
  李木匠第一次離家打工已經是28年前的事了。當時他家裡很窮,就住在山上,距離山腳還有半個小時的腳程。打工的第一年,李木匠用自己賺到的第一份工錢給年歲漸長的父母在山腳下租了個小房子。
  從那時起,李木匠開始常年在外做木匠活,淳安、桐廬、富陽,也去杭州市區。每到過年回家,行李一放,他就去山上打掃老宅,還會貼上春聯。
  倚門而望的,換成了父親。
  日子如門前小溪,靜靜流淌。2004年,父親走了。
  李木匠含淚,把父親葬在了情之所系的老家山上。那天,良久,他才往山腳走,走幾步,就回頭,到山腳下,山風正吹得樹葉“沙沙沙”地響。
  李木匠不放心年邁的母親獨自在家,就帶著老人到處打工。
  他再也沒有回過老宅。
  2010年4月,有位老鄉在杭州偶遇李木匠,就告訴他,你家的老宅年久失修,已經塌了,有時間你回去看看吧。
  念舊的李木匠回家了。
  物是人非,老宅只餘一堵泥牆佇立在荒蔓的雜草之中。
  李木匠發現廢墟里還有一個直徑80釐米的大水缸。
  自打他懂事起,這個大水缸就一直守在老宅里。李木匠伸手,想摸一摸。腳下卻突然一個趔趄,他低頭看,竟然是父親的那把獵槍!
  它還在!
  李木匠小心翼翼地把獵槍撿起來,摩挲良久。
  一幕幕,一幅幅,他的記憶閘門瞬間被輕輕地推開了……
  李木匠記得,父親生前似是說過,現在不是以前嘍,槍不能自己私藏,要上交了。從那以後,自己就再也沒見過這把獵槍。
  “哦,對,當年父親肯定是捨不得老伙計,就把它藏在房梁上了!”李木匠知道,有什麼珍貴的東西,父親生前總愛藏在那兒,一來年幼的自己拿不到,二來外人也不易發現。
  現在,老宅塌了,房梁上的獵槍也就無聲無息地掉下來了,一寸寸地被荒草湮沒。
  李木匠只是想,這支槍曾是父親的寶貝,現在自己平時不能在家裡守護爸爸,那就由它來保護父親吧!
  為防意外,李木匠把槍拆成三段,槍柄部分他還用清漆小心地刷了一遍,再用塑料袋裝好,連夜埋到了父親的墳前。
  做完這些,李木匠離開了建德。
  今年,又近清明,李木匠回家掃墓。
  看到宣傳標語,他心裡“咯噔”一下。思前想後,李木匠找到了轄區三都派出所,對民警說明一切。“老李,這麼做是對的,你爸爸在天有靈,也會明白的。”
  李木匠帶著民警上山,到父親墳前,小心地挖出了那支父子情愫系之的獵槍。接過這把獵槍,民警亦是動容。
  (原標題:父親墳前,他挖出埋了4年的老獵槍)
創作者介紹

by09byaq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